鱿鱿鱿鱿哥??

沙尔克来信

第一章


☆无逻辑,不喜轻喷

☆是个脑洞……尽量填坑!!


————————






■■■■:



你好。



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想我了吗?



■■■







“嗯……”赫韦德斯来回正反地看着这封信,该写名字的地方都是模糊的一片,也没有寄信地址和收信地址。




阳光懒懒地趴在花园里,蝴蝶踮着脚踩在花蕊上,优雅地停驻。花精灵从蜜一般甜的梦里醒来,睡眼朦胧地来到花园,飞到摆着红茶、蛋糕和水果的桌子那边,坐在果篮上,桌子在一颗高高的百年巨树下,被绿荫拥抱在怀里。



“早上好,赫韦德斯先生。”她开口说。



“早上好,”赫韦德斯笑了笑,“哦,你一来,花香更浓了。”



花精灵被那比花香更令人沉醉的笑惹得脸红,抖抖翅膀。



“你在看什么呀?”



“是一封不知道从哪里寄来的信。”赫韦德斯递过去。



花精灵的两臂伸开也不及信纸的两边宽,信纸完完全全把她挡住了。



“好奇怪的信,不知道寄信人,也不知道收信人……”她嘟嘟嘴,“你从哪里收到的?”



“我的信箱,今早发现的。”



花精灵来花园吃甜点,赫韦德斯悠闲地修剪着灌木丛,两人在阳光和花草的清香的包围里断断续续地聊着天。



“贝尼!!!!!!”大门那里传来了喊声。



不用想,德拉克斯勒。



“抱歉,我失陪一下,”赫韦德斯歉意地用食指点了点花精灵的脑袋,“又是那个吵人的小家伙,我们回来再继续说好吗?要是不理他,他一定会一直喊下去的。”



“贝尼!!!!!!”



“就像这样。”赫韦德斯打了个响指,从树上伸出一只巨大的藤蔓,他跳上去,藤蔓乘着他往大门去了。



“贝尼!!!!!!”



“好啦好啦,你可以不要喊了吗?”赫韦德斯打开大门,德拉克斯勒像兔子一样冲进来。



“你知道吗贝尼,”德拉克斯勒拉着他跑到主路上,往南方看,空闲了四五年的大城堡又重新变得热闹起来,“昨天夜里,一个骑士团搬进城堡里了!”



“啊……骑士团?”



“对!”德拉克斯勒继续说,“而且我过来的时候,看到皇家的标志了!”



“皇家骑士团?”



“分支吧,大概。不过看上去真的很酷!要去看看吗贝尼!”



“哦,不了,我还有个小客人呢。”



赫韦德斯又回到树荫下,德拉克斯勒忍不住就自己跑去看了。花精灵已经吃完了一半蛋糕,躺在盘子旁,挺着鼓鼓的肚子,把信纸盖在身上睡觉。



“寄错了吗?”赫韦德斯不再理会信,提着喷壶去浇花。



再听到大门传来声音的时候,已经是接近黄昏。赫韦德斯打开门,两个穿着便装的骑士站得笔直,向他微笑着,有着皇家标志的袖章泛着金色的光。



“你好,赫韦德斯先生。”个子比较矮,看起来像只松鼠的那个说到,“我是菲利普·拉姆,这位是——”他指向旁边的大个子。



“曼努埃尔·诺伊尔。”大个子冲赫韦德斯行了礼。



“大部分居民都去过了城堡,只有您,我们还没有拜访,”拉姆微微仰头嗅了嗅花香露出满足的表情,“我没有任何讨好的夸张成分,从远处看您这里美得像仙境一般,就像是个被植物王国簇拥的世外桃源。”



“哪有,您过奖了。”赫韦德斯礼貌地接受了骑士的赞扬,冲他们眨眨眼睛:“要进来坐一坐吗?骑士们。”


老九门天堂聊天室(3)

▪私设快到副官生日了
▪OOC怪我
▪没有逻辑,不喜轻喷
▪瞎写

————没问题的话,请↓↓↓————

【9】


【系统消息:齐铁嘴将陈皮阿四、二月红、丫头、解九、霍三娘、半截李、吴老狗、裘德考拉进聊天室】


陈皮阿四:又是不带张启山玩系列


陈皮阿四:这次又是啥事?


齐铁嘴:非常重要!为了完成这个任务,你们会牺牲一定的财产!


陈皮阿四:……


陈皮阿四:这句话会在每年的那个日子被齐铁嘴说出来……


吴老狗:哦——原来是那个日子


霍三娘:翻了翻日历,确实到了


半截李:……看了看钱包


裘德考:甚么日纸?


齐铁嘴:哦对了,对这件事来说裘德考是个新人呢


裘德考:肝倔不是甚么好屎


陈皮阿四:是好屎,是好屎,不是好屎我们都不带叫你的。


齐铁嘴:@裘德考 再过一个多星期就是副官的生日啦!我们打算让佛爷给副官托梦!


裘德考:那微婶麽要把握叫进来呢?


齐铁嘴:托梦不要钱的呀!每天想托梦的人多着呢,解九昨天就去排队了。


解九:别提了,比春运买票还难,我才排到一半的一半的一半[允悲]


齐铁嘴:你看,不仅人多,而且很贵


齐铁嘴:所以建个群给佛爷集资


裘德考:泥们嗨缺钱?帐启山不湿很油钱吗?


齐铁嘴:钱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我们现在只能靠自己赚天堂的人民币啊!


裘德考:耗吧,握们这里的人都很西环握将故事,握转了好多前,看在生钱我们队收一场的卿噫上,我接给你萌!


陈皮阿四:想不到裘德考也是个好人


吴老狗:裘德考先生,我替佛爷谢谢你了


裘德考:不用写,佛爷野史我肥肠净重的人啊。


半截李:你讲什么故事?


裘德考:当染是九门滴古事啊。


【10】


齐铁嘴:我怎么发现张副官是人人爱呢?


齐铁嘴:一个个的,都盯着张副官看,就说陈皮家那小子,手动不动就放人家身上了


陈皮阿四:……


陈皮阿四:有什么方法能让我离张家远一点,请马上告诉我


齐铁嘴:躲不开,咱们九门注定要绑在一块


陈皮阿四:。。。。。。


半截李:张副官的个人魅力的确很强


解九: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扛,他一直没有忘记佛爷的愿望啊


齐铁嘴:↑楼上,排好队了吗


解九:我容易吗我,我排了一天没吃饭了,谁跟我倒班?


半截李:我


解九:得了吧三爷,您那轮椅太占地方了


半截李:。。。


陈皮阿四:我去吧,正好现在闲的没事干


霍三娘:陈皮家的人都跟他一样,这么皮吗?公然挑衅张副官啊


陈皮阿四:🙃怎么,我皮我有皮的资本。至于我的后代,不关我的事。


霍三娘:张副官烧陈家人那段,但是让我想起了——


裘德考:……


齐铁嘴:三娘别说了!裘德考现在是咱们的赞助商啊!


霍三娘:嗷呜。


解九:陈皮???你在哪??你不说要来??


陈皮阿四:等等,天堂也堵车懂不懂


解九:绝望.JPG


【11】


张启山:谢谢大家,总是帮我安排托梦的事情。


张启山:即便我现在不如之前威风,但我也会尽力去保护大家


齐铁嘴:没事啦佛爷,就当我们是对您生前的恩情的报答吧


陈皮阿四:我是帮我师父,哼。


解九:佛爷,这都是我们该做的呀。九门靠您的领导才会所向披靡。


解九:陈皮你能不能快点过来?


陈皮:来了来了,换班


张启山:那我还是要谢谢大家。梦我一定要托,因为这是我能和日山面对面的唯一途径,也是日山看到我的唯一途径,我能触碰到他的唯一途径。


张启山:以前我每年都会提醒他,我还爱他。可今年,看起来没这个必要了。


张启山:那个梁湾,很衬他的心。


——————陈皮与齐铁嘴的私聊————


陈皮阿四:要不我下凡棒打鸳鸯鸟去?


齐铁嘴:别,这是命数啊,注定有一个人要打破副官的孤独,然后离他而去,再把他丢进孤独里,如此反复,他就会陷入不死的孤独里。


陈皮阿四:所以我不想活那么久。


——————回到聊天室——————


解九:那您这次托梦要说什么呢?


张启山:如今还能说什么


张启山:让他忘了我,如果他可以,我明年就不托梦了。


陈皮阿四:……别啊。

[七夕贺文] 想不出啥题目就无题吧

▪短篇,一发完
▪私设现代风,佛爷他们和坎肩他们是一个时间线的
▪文笔、逻辑破碎,OOC都怪我,不喜轻喷
▪欢迎纠错
▪没问题的话,往下啦↓↓↓

————————————

【1】

几个人匆匆地从斗里跑出来,鞋都差点跑掉了。张日山的头发乱得像鸟窝,脸上也灰蓬蓬的,嘴角还带着血。

“佛爷……”他疲惫地靠着旁边一棵树滑下,吐出口疲惫的气,“您没事吧?”

张启山正清点亲兵的人数,听他问,点了点头,“我没事,你休息一会,马上回长沙。”

张日山闭上眼睛,一行人都休息下了,大概过了十多分钟,窸窸窣窣动身的声音又响起来,张日山撑着身子起来,全身都酸痛着,他咬了咬牙走在队伍最前面。

张启山在后面查看确保万无一失之后也向前走去,在路过张日山的时候揉了揉他的头,轻轻地抹去了他嘴角的血。

【2】

“日山,你这次功劳最大,辛苦你了。”回到总部,张启山在办公桌前整理这次行动的记录,张日山坐在他对面喝着他泡的咖啡。

佛爷泡的咖啡真好喝。果然佛爷做什么都很好。


想起昨天被摸了头,张日山心里就生出点小兴奋,他喜欢张启山不是一天两天了,胆大包天地小心翼翼地试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张启山从来没给他过答案。


我们狡黠的小副官脑袋灵机一动,总得问问佛爷有没有喜欢的人吧!

今天的庆功宴绝对是好机会,他张日山就不信灌不醉佛爷!

“佛爷,”张日山咽了口口水,“这次任务完成得很成功,大家都很高兴,晚上打算一起去吃饭,您一起来吧?”

张启山写着文件,头都没抬,顶多挑挑眉。“你们去吧,你要少喝点酒。”

【3】

某论坛情感区:
【俏皮忠犬小副官】:自家老板太聪明了,不上钩怎么办!!
是这样的,我喜欢上我家老板了,但是我又不敢跟他表白,就像试探试探他有没有喜欢的人,但我一直都没套出来他一点话怎么办!

回帖:
【师娘就是白月光】:
直接表白不就得了,大不了不要这个月工资

回帖:
【建功立业祖国的栋梁】:
回复【师娘就是白月光】:一看你就是没谈过恋爱的无脑单身狗

回帖:
【师娘就是白月光】:
回复【建功立业祖国的栋梁】:我有喜欢的人

回帖:
【建功立业祖国的栋梁】:
回复【师娘就是白月光】:从你的ID就可以看出来,只是喜欢吧。

回帖:
【师娘就是白月光】:
回复【建功立业祖国的栋梁】:……

【4】

陈皮这一晚上睡得极其不踏实,一方面在网上被无情地吐槽了,另一方面是自家的发小大半夜打来个电话。

丫头的头发被微风撩动,露出小巧的耳朵,陈皮小心翼翼地将她的头发别在耳后,就像稍微用力,面前的人就会想玻璃娃娃一样碎掉。锅里的开水咕嘟咕嘟地冒着气泡,蒸汽被抬上空中,路过丫头的脸,把她的脸熏得红红的,睫毛上沾了几滴水珠,扑闪扑闪的像蝴蝶的翅膀一般美好。

陈皮站在一边,对她爱而远之,看着她操控着手里的长筷子,搅动锅里的面条,微小的水声陈皮听得一清二楚,午日的暖阳不偏不倚地慵懒趴在那个翠绿色的身形上,照得陈皮就要融化在丫头的微笑前。

就在陈皮欣赏着这副画面时,他感觉这个世界怎么开始颤抖了?

迷惑间他看见丫头挑起一根面条,用手护着送到陈皮嘴前。

“来——”丫头轻柔地说。

“————橘子皮——”怎么突然变成了低沉的男声??

陈皮吓得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惊魂未定间发现振动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自己划到了接听键。

“橘子皮。”对面叹了口气,【张日你大爷的山】清楚地显示在手机上,怪不得最后是个操蛋的男声,“有件事情……想和你谈谈。”

“滚,打扰老子美梦。”陈皮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

原本以为自己和师娘一起做面梦能继续做下去(当然师娘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在厨房,也许师娘生气了吧都怪张日山,陈皮这么想着。)半个时辰之后门铃又叮叮铛铛地响了。

气得陈皮从抽屉里拿出手枪,心想老子有几天没见血了今天就看看是哪个小可爱中奖了吧。

一开门就见张日山眨巴眨巴着大眼睛。

“嗨。”

咔的一声,陈皮枪上了膛。

“老子今天就血祭你。”

【5】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张日山把热乎乎香喷喷的糖油粑粑塞进了陈皮的怀里,才按住了顶着自己脑门的枪。

“有事儿赶紧说,”陈皮塞了一嘴糖油粑粑,鼓着两个腮帮子但还是用要杀人的眼神攻击着张日山,毕竟师娘比糖油粑粑有吸引力多了,“老子还要睡觉。”

“就是……”张日山把自己窝在沙发里,“你说,我跟了佛爷这么多年,他应该很了解我不是吗。”

“是啊。”陈皮边吧唧嘴边应着。

“那他,究竟知不知道我想要什么呢。”张日山抱着陈皮的柴犬抱枕,把头埋在抱枕里,好像刚刚自己说了多难为情的话一样。

“……”陈皮歪着头思索了一会,然后豁然开朗地一砸拳,“我知道了。”

“没有功劳,你也有苦劳!”

对。

“原来就点事儿!”陈皮露出一个很可靠的表情。

兄弟你要帮我啊。

“升职加薪,包在我身上!”

诶——?

“我去找张启山。”

兄弟。

等一下,你是不是误解了?

张日山觉得陈皮情商堪忧。

【6】

无奈的张日山第二天去工作都有些浑浑噩噩的,他抱着要给张启山的文件往张启山的办公室走着,心绪正飘飘忽忽地溜到远方。

也许其实我就不应该喜欢佛爷。

想着想着也没看路,撞上了迎面走来的人,文件差点撒了一地,他连忙快走到张启山的办公室,把文件放在桌子上。

然后转身就要走。

“等一下,副官。”张启山说。

“怎么了佛爷?”张日山紧张地站住身。

“头发,”张启山起身走到张日山面前,帮他压平了一撮翘起来的头发,笑了笑,“调整好状态。”

“是……是。”张日山匆匆应了,快速离开了办公室。


刚刚,佛爷的眼神——

——竟然有一点温柔?

绝对是错觉。

【7】

说实话,魅力爆棚的不只是他张启山张大佛爷,张日山在公司也是有小迷弟的,比如说这位眉清目秀,四肢发达的少年,人送外号——坎肩。

用东北话讲,二股筋儿背心儿(划掉)。

“会长,”有天在地下停车场的一辆黑车里,坎肩认真地说,“我敢确定,佛爷没有女朋友。”

“哦?”张日山挑挑眉,“怎么确定?”

“我偷偷跟过佛爷好几天……哎哎哎会长你听我说完别掐我脖子别杀我啊我不是为了你吗松手我要没法呼吸惹orz……”

你以为我不知道?

勉强控制住自己的张日山又恢复了狐狸一样的笑容,“还有呢?”

“还有就是,我猜佛爷他——”坎肩凑到张日山耳边悄悄地说,“——他可能对你有好感啊。”

“嗯?”张日山耳朵有点泛红。

“你看,在咱们公司,佛爷只喝你和他自己泡的咖啡,只吃你买的早点,只百分百相信你的情报,只对你笑得那么甜过,只给你过过生日,最重要的是只让你去过他家。”

“因为……”张日山思索了一会,“……因为我是他的副官啊,这不是很正常吗。”

坎肩在内心允悲。

会长啊,我帮不了你了。

【8】

陈皮刚刚睡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出神。

想着昨天那个梦。

和怎么帮张日山涨工资。

【9】

到了一年一度的“二人世界”。

说白了,张日山生日。

只不过每年都只是吃一顿饭,但会有礼物,张日山当然很满足。

坎肩盘腿坐在公司门口,罗雀端着一杯茶站在旁边。

“罗雀,你说佛爷和副官分明互相都喜欢,为什么就不说出来呢。”

“pia叽”一声,是杯子掉在地上摔碎的声音。

坎肩震惊地看向罗雀,咋还把杯子摔了?

“你说……会长和佛爷互相喜欢???”罗雀眼里都是惊恐,“???????????”

坎肩表示:)你们生下来就没带恋爱属性吧,还真是凭实力单身啊。

坎肩觉得只有他一个人看破了红尘。

【10】

张启山和张日山出发的时候天还一片湛蓝,简单吃了晚饭,张启山开车出了市中心,出了城区,出了城郊,还在向外行驶,此时天色已是昏暗。

“佛爷,我们去哪?”

“你看这里的景色,和东北很不一样吧。”所问非所答。

“嗯。”

再没有说什么,张启山将车开到城郊外的一片草地,天已经黑了。远离了城市令人炫目的斑斓灯光,夜空中的繁星像艺术家挥洒的亮粉一般点缀着黑暗,正是那种触碰不到的美丽,才让其如此迷人,而同时,繁星也在静静地注视千万米之下的这两个人。

“你刚跟着我来长沙时,还是个孩子模样。”张启山从车拿出红酒,倒了两杯,他和张日山一起坐到草地上,仰望星空。

“是啊,从那时起,我就想着——”张日山抿一口酒,嘴唇亮亮的,“——一生都要追随您。”

一生都会爱着您。

“现在你已经变成了可以独当一面的副官,嗯?”张启山扬起嘴角,把张日山推到在草地上。

接着张日山感到青草的清新混着红酒的醇厚一同刺激着他的神经。

张启山压了过来,双手撑在他头的两侧。

月光打在张启山身上,磨平了他锋利的棱角,让他变得比以往柔和了些,张日山哪想到这样,一下就不敢动了。

“佛,佛爷……?”

“告诉我,你现在在想什么?”张启山略带严肃地盯着他。

“想……”看着那双眼睛,他的思绪突然回溯刚到长沙的时候。

那时他是那么的无助,身上的伤口还没愈合,就要面对一个全新的、残酷的开始,前面是未卜的森林,后面是千丈悬崖,没有办法回头。张启山拉着他,坐在喧闹的街道边的长椅上,他望着曾经家的方向吧嗒吧嗒地掉眼泪,张启山就按着他的肩膀让他看着张启山,说:「你信我吗?」

张日山说,他一直都会跟着启山哥。

张启山看着张日山哭红了的眼睛,只字清晰地说:「那我就会让你看到,整个长沙,都会知道张启山是谁。」

张启山背对着川流不息的车辆和霓虹灯刺眼的光芒,隔绝了喧嚣。在那种像泰山般坚定的眼神下,张日山除了默默信奉他为王,做不到别的。

“我想……您会是,”被张启山越来越近的吐息,拉回现实,“您会是,”不敢说,“您会是我的王。”

张启山笑了,“而我在想,”他给了张日山一个来不及反抗的、快要让他窒息的霸道的吻,“给你一个生日礼物。”

心里一根弦渐渐被磨断了。

就僭越这一次。

张日山抱住了张启山。

【11】

第二天。

“看吧,”坎肩把罗雀揽到怀里,指着一前一后走着的启副二人,“昨天一定发生了什么。”

“你怎么看出来的?”罗雀冷着脸,虽然他的内心正在经历大风和大浪。

“粉红色的泡泡,飘在空中呢。”

????????????????

罗雀今天也很懵逼。

【12】

又是新的一天。

陈皮还在想怎么帮张日山涨工资。

我真是一个难得的发小。陈皮这么想着。

直到有一天二月红告诉他启副二人在一起了,他悲痛欲绝地找罗雀喝了一杯(不要问他俩咋认识的,都是无法理解爱情的人)。

老九门天堂聊天室(2)

依旧在瞎写/
OOC全怪我/
没逻辑,没内涵/
不喜轻喷!/
本章启副少/

【6】

陈皮阿四:张日山咋这么傻,还不会用手机,我都会用手机打老九门的游戏了

齐铁嘴:在线算命,付账请扫二维码

二月红:在线售票

解九:二爷怎么不把您的歌录下来呢

二月红:我只有现场版,录音版我想会少几分韵律吧

解九:了解啦二爷[呲牙]

丫头:我想做一个做面的教程呢(o´艸`)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呀

陈皮阿四:师娘!我!!我给您打call!!

裘德考:微婶麽要给夫人大碘花呢?

陈皮阿四:这是新潮词语,就是支持我师娘的意思,傻子

裘德考:微婶麽我死了都幺喝你萌鱼检呢

陈皮阿四:这是缘分。

裘德考:泰可啪惹

【系统消息:裘德考退出聊天室】

【系统消息:陈皮阿四强行将裘德考拉入聊天室】

裘德考:窝想灰国……

齐铁嘴:上了贼船您就别想跑嘞!

解九:笑而不语.jpg

【7】

齐铁嘴:尹南风真是个可怕的女人

张启山:这么多年,辛苦副官了

张启山:……

张启山:我很想他。想他的一切。

陈皮阿四:想他就让他来陪你啊

【系统消息:陈皮阿四又又又又被禁言一个小时】

【8】

解九: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敢问

解九:佛爷去世的时候,副官是怎样的……

【系统消息:陈皮阿四把张启山踢出了聊天室】

【系统消息:张启山强行加入聊天室】

张启山:??

张启山:你们在说什么?

张启山:陈皮你胆子肥了是吧?

【系统消息:陈皮阿四强行又把张启山踢出聊天室,并把张启山关进了小黑屋】

齐铁嘴:说真的,我真不是想看张日山那呆瓜的反应,我是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看到的。

齐铁嘴:佛爷死的时候,张日山握着佛爷的手一直跪到天明大家都知道,但我还看到那年他在佛爷带他出东北那天跪了一天。

陈皮阿四:你这已经不是偶然看见,是认真观察了好一阵子吧

齐铁嘴:……我那会儿又没别的事干!

二月红:行了,大家别讨论这个话题了,聊点开心的吧

陈皮阿四:我开心不起来,张日山给我烧的什么东西!辣死我了

齐铁嘴:呃……看包装叫x龙?

陈皮阿四:……那是啥

吴老狗:叫辣条?

陈皮阿四:???

【系统消息:张启山突破了小黑屋,又又又又强行加入了聊天室】

张启山:行,你们威风了

张启山:🙂我张启山记住你们了

老九门天堂聊天室

脑洞产物,不喜勿喷/
设定是已经去世了的九门等各位看着沙海副的行动在聊天,如果踩雷,慎点/
OOC全怪我/
我在闲扯/

没问题的话↓↓↓

【系统消息:房主齐铁嘴邀请张启山、陈皮阿四、二月红、丫头、解九、霍三娘、黑背老六、吴老狗、半截李、陆建勋、裘德考进入聊天室】

【1】

齐铁嘴:哎哟哟哟哟哟哟哟哟,佛爷你看看@张启山

陈皮阿四:啧啧啧

二月红:丫头,吃早点了吗?

丫头:吃啦

陈皮阿四:师娘,中午我想吃面(/≧ω\)

丫头:好呀好呀,师娘这就去给你做

陈皮阿四:耶,师娘真好

【系统消息:丫头离开了聊天室】

齐铁嘴:看啊,佛爷,你家副官裸体

张启山:……滚

陈皮阿四:楼上说话的时候麻烦把视线离开张日山的身体好么

解九:在女性面前这样,不太好吧……

陈皮阿四:他就是想秀他的身材

吴老狗:身材挺好的

半截李:……

二月红:佛爷?你还好吗?

张启山:我挺好的,这也是战术。

陈皮阿四:呵呵

【2】

齐铁嘴:这佛爷不在了,副官可是威风了,有您当年的气概啊

张启山:当然,我张启山带的兵就是这样

二月红:副官长大了,佛爷,您大可放心了

陈皮阿四:这个老不死的比咱们都大了

二月红:陈皮!好好说话

陈皮阿四:……好吧。他还多了个小跟班

齐铁嘴:哎呀,这小跟班,看副官的眼神里都是敬佩仰慕和向往啊

陈皮阿四:嚯,就差说有火花了

齐铁嘴:副官当年看佛爷不也是这样

陈皮阿四:对。然后他们在一起了

齐铁嘴:……OMG

陈皮阿四:放洋屁

裘德考:美貌冰

张启山:挺好的

吴老狗:啥挺好的

张启山:他应该再找一个了

齐铁嘴:佛爷……

陈皮阿四:你放得下?

张启山:他不能永远活在我的阴影里

陈皮阿四:得了吧,你知道他多爱你

张启山:时间会带走一切,他有足够长的时间忘记我

齐铁嘴:唉,我算不出情啊

陈皮阿四:你的双响环,扳指,包括穷奇,都像烙印一样刻在他身上了

张启山:……

张启山:真是个傻孩子。

陈皮阿四:傻爷爷了现在是

【系统消息:陈皮阿四被禁言一个小时】

【3】

解九:不错,副官很有经商头脑

张启山:当然,我带的兵就是这样

半截李:不错,副官上次打那陈家人,手够快

陈皮阿四:……

二月红:这人怎么也跟你这个傻小子一个性子

陈皮阿四:……

张启山:当然,我带的兵就是这样

霍三娘:不错,副官身边的女孩子们长的都挺好看

张启山:……

陈皮阿四:当然,张启山带出来的兵就是这样

张启山:这没有必然联系

【4】

齐铁嘴:佛爷啊!副官的桃花运太多了!

张启山:都做掉

齐铁嘴:剪人红线不好吧

张启山:老八?用我解释?

齐铁嘴:就我干这费力不讨好的差事【哭了】

陈皮阿四:完了,张启山刚刚还说要放手

张启山:那也得我看过眼

陈皮阿四:行行行,你的副官,你说了算

【5】

齐铁嘴:哎呀呀呀呀呀呀呀,这个梁湾?

陈皮阿四:行啊,张日山,偷查人家女孩子。佛爷,你后院着火了。

张启山:………………

陈皮阿四:啧啧啧

张启山:他能放下我就好了

张启山:我不放下他。

解九:副官比您多活一年,就是多一年的孤独和思念。

齐铁嘴:佛爷,那您看这条红线……

陈皮阿四:剪了剪了,再等两年,反正他还能活可长时间

张启山:别剪。让他去吧。

某天的一场梦

突然脑抽有一个奇怪的不不成形的脑洞,就写了一个小短篇嘿嘿ԅ(¯ㅂ¯ԅ)
不喜轻喷啦~
沙海副有一天睡觉做的一场梦
没有什么意义只是想到那个画面就想要写下来(^_^)

↓↓↓↓超短↓↓↓↓↓


他每向前一步,张启山的容貌就会老一点,每向前一步,就会老一点。

他不敢走了,刚停下,佛爷手里的双响环突然开始掉落,肩章也脱离了军装往下掉,还有勋章、纽扣、帽子中央的青天白日徽……通通在下坠。

那都是佛爷的。

都是佛爷的。

都是他的荣耀啊。

张日山不顾一切地跑向张启山,扣子掉到地上,瞬间被沙子吞噬,接下来是肩章,还有泛着金光的勋章。

通通被沙子吞噬,还没来得及激起波澜,就都消失地无影无踪。

张启山的容颜越来越老了,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就快要看不清,张日山边跑边害怕地红了眼睛。

佛爷,佛爷。

那个身影越来越模糊。

感觉像是穿越了无尽的长廊,张日山眼看就要跑到张启山的面前。

可就在张日山触碰到张启山的那一秒,那身体终于透明到看不见了。

全都不见了。

他只触碰到了冰冷的空气,和更加冰冷的——

双响环。

猛地睁开眼睛,汗浸湿了他的头发,窗外的天色已是微亮,又是新的一天。

轻敲一下双响环,这是佛爷唯一留给他的信物,唯一留给他的不会模糊的记忆。

他提醒自己,不管再过多少年。

都不要忘了它的主人。

【论坛体】恕我直言,启副就是辣鸡(2)

私设陆建勋半白,不喜慎入/
第二章了才刚刚切入主题(╬◣ω◢)/
娱乐向,OOC我的锅/
没什么问题就往下看吧?
往后会有其他cp~/
————————————↓↓↓↓——————————

80L
等一下,既然楼主是陈皮,那掐指一算跟楼主又很熟的样子,这么说掐指一算也是大佬啊!

81L
我已经搞不懂“掐指一算”这四个字究竟是动词还是名词了【抱头】

82L
等一下让我百x一下,如果把掐指一算也归到长沙九门里的话……

83L
应该是个算命先生吧

84L
江湖骗子【不】

85L
楼上哈哈哈住嘴!

86L 掐指一算是大凶
to 84L 这么说太过分了!我算的很准的!

87L
那你莫非就是——

88L
我已经做好见大佬的准备了

89L
哇,好激动

90L
莫非你就是!

91L掐指一算是大凶
对,我就是,哼!

92L
真的是小满吗!!!天哪我好激动!!!

93L
哇给小满打call!

94L 掐指一算是大凶
什么鬼啊!我是齐铁嘴!
太过分了!!

95L 师娘师娘师娘的面
哈哈哈笑死

96L 掐指一算是大凶
【画圈圈】你们都欺负我

97L
什么啊,不是小满啊

98L
这他妈什么贴——!!老子的意大利——面!!

99L
又是一个被标题骗进来的人哈哈

100L 本小姐才是总攻
啦啦啦,100L!

101L
100L到手!

102L
100L手速好快

103L(101L)
……

104L 掐指一算是大凶
to 97L 我明明比那个呆瓜帅多了!

105L
八爷输出全靠吼

106L 师娘师娘师娘的面
是他没错了。

107L
哈哈哈哈哈被针对了

108L
结果水了一百多楼了,感觉也没说什么

109L
我想看扒一扒——!


110L
摸摸八爷的头,不哭不哭
你是团宠

111L 掐指一算是大凶


112L
回头看了眼标题,我想知道启副到底咋了?

113L
大概是张日山吃尹新月的醋然后出去喝酒??

114L
@掐指一算是大凶 还是让发了微博的八爷来解释吧

115L 本小姐才是总攻
都说了不关尹新月的事啊,启副有事她没锅啊!

116L
因为都说尹新月喜欢张启山啊

117L 本小姐才是总攻
这是好几辈子以前的事了好吧,大小姐早就不喜欢他了,因为他就是个冷淡的大笨蛋大混蛋大猪头!!

118L 本小姐才是总攻
而且当时尹新月对他也只是比较有好感啦!才没有那么喜欢他呢

119L
楼上这段声情并茂的发言让我怀疑你为什么这么了解尹新月的内心世界了

120L
LS的意思……

121L
我看见谁都怀疑是大佬了

122L
那莫非118L就是尹新月本尊??

123L
!!!

124L 本小姐才是总攻
当……当然不是啦!尹新月大小姐怎么会逛论坛呢!!她才不这么无聊呢!!

125L
暂时就信了你吧

126L
有点道理


127L
尹新月这么玛丽苏的吗??

128L
没有吧?我记得有一次她还在微博上发过bixxbixx的截图呢

129L 掐指一算是大凶
其实我也是陆建勋这哥们儿告诉我的
微博上的图也是他发给我的

130L
???????????

131L 师娘师娘师娘的面
太好了,张启山后院着火了【鼓掌】

132L
陈舵主你要不要这样幸灾乐祸啊喂!!

133L 师娘师娘师娘的面
to 132L 要

134L
天哪陈舵主的心是黑的

135L
等一下……陆建勋???

136L
这个信息量有点大啊!

137L
陆建勋是那个新来长沙的长官吗

138L
对,就是他,野心勃勃,大坏蛋!

139L
没想到他居然对副官下手了,太可怕了

140L
谁能艾特一下佛爷,他一定要知道一下!

141L 掐指一算是大凶
……

142L 掐指一算是大凶
我就去上个厕所你们怎么误解成这样了……

143L 师娘师娘师娘的面
to 142L 告诉张启山,我帮他把陆建勋狗头打下来,作为回报他少管我码头的事儿

144L
哈哈哈哈

145L 掐指一算是大凶
@在九门打个响指 还是你自己来解释吧,兄弟不好意思把你带坑里了

146L
打个响指????他要计划生育?

147L
这个ID什么鬼啊哈哈

148L
听说陆建勋这个人野心大,很危险

149L
一直盯着张启山的位置

150L 在九门打个响指
这是什么?@掐指一算是大凶

151L
出现了!我男神!!!

152L
长官到底发生了什么!

153L
为什么在启副危机的时候和张日山一起出现在酒吧!

154L 师娘师娘师娘的面
to 150L 我知道你想扳倒张启山,狗头拿来

155L 本小姐才是总攻
天哪你们好可怕

156L 在九门打个响指
……陈皮?

157L 在九门打个响指
张日山是我兄弟我和他出去喝酒有问题吗?
to 154L 你又不是不知道

158L 师娘师娘师娘的面
to 157L 我知道啊,但是我就是要打爆你狗头

159L
兄弟??

160L 在九门打个响指
to 158L 等着,真以为我打不过你?
to 159L 对

161L
陆长官你为什么要叫打个响指?

162L 在九门打个响指
因为我迟早要——【笑】

163L
噫果然很可怕

164L
果然野心勃勃

165L 在九门打个响指
不跟你们开玩笑了,启副这次其实不算是危机

166L
诶?不算是危机?

167L
启副没翻车!太好了

168L
那是发生了什么?

169L 在九门打个响指
不如说这次他俩的感情也许会发生质的升温
启山兄我看好你【大拇指.jpg】
其实我也看过启副的同人,有些写得真不错

170L
妈呀,很大佬说话让我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171L
陆长官哈哈哈你怎么也

172L
哇第一次离我的男神这么近!开心
男神你怎么也看同人啊!形象!

173L
到底发生了什么???

174L
好奇好奇

175L 掐指一算是大凶
我掐指一算这个消息一定会让启副党高兴得不得了( ´艸`)

176L 师娘师娘师娘的面
不一定

178L
他们俩坦白了?

179L
那太刺激了

180L
八爷好可爱(/ω\)

181L 陪你千秋万代
陈皮,不好好练功,在这里玩手机

182L 陪你亘古亘今
陈皮,不听话!o(-`д´- 。)

【论坛体】恕我直言,启副就是辣鸡(1)

新坑/
半原著现代设定/
没什么逻辑/
旧坑慢慢填ԅ(¯ㅂ¯ԅ)/
纯属娱乐有什么意外都是偶然吧!/
本章故事刚刚开始,引出启副/

————不戳雷的话就请啦↓↓↓————

1L   师娘师娘师娘的面
RT,什么启副
这两个人就是注孤生


2L
楼主什么意思,启副招你惹你了?

3L
最近怎么到处都是喷子

4L
终于有人来吐槽了吗哈哈哈哈

5L
黑子??

6L 师娘师娘师娘的面
得了吧,你们难道不知道最近张日山跟张启山闹别扭,启副濒临危机?

7L
什么玩意

8L
启副一直很和谐,别瞎说

9L
楼主知情人士?

10L
这帖子怎么还不删啊,看见这个标题我就难受

11L 师娘师娘师娘的面
【图片】张日山微信截图
我什么都知道

12L
卧槽,微信截图??

13L
假的吧?现在都可以生成这些了

14L
LS+1,现在科技太可怕了

【二十分钟后】

15L
卧槽,你们快去看微博

16L
微博微博!

17L
一模一样!

18L
楼主高级黑???

19L
楼主莫非是启副的朋友??

20L
这贴怎么还在

21L 掐指一算是大凶
这楼主怎么看着这么眼熟?这ID透露的满满的痴汉气息??

22L
掐指一算是知情人士??

23L
你还真是什么都能算出来

24L
我开始不明白这个贴的性质了,楼主明显知情人士,很有可能是朋友之类的,这却像个黑贴

25L
大概是朋友出来吐槽?

26L
等等。我不小心点到启副区了,谁给我解释试一下??

27L
朋友吧可能

28L
启副——张启山x张日山
张启山是长沙九门之首,张日山是他的副官
虽然他们不是明星但他们已经是网红了(从我们的角度来说),虽然没有解释关系但全世界都已经在写他们的同人文了(据说他们也看过)

28L(26L)
喵喵喵???长沙九门???他们居然是基佬???

29L
孩子,现在入坑还来得及!

30L 师娘师娘师娘的面
to 21L 算命的?

31L
to 28L 我第一次知道的时候也惊呆了哈哈哈哈

32L
我想做张启山女朋友的梦想就这么破裂了【唉】

33L
好不容易有一个这么喜欢的男人,他居然也有一个喜欢的男人【唉】

34L
楼上几个醒醒吧,吃启副粮了

35L
真香。

36L
楼主,你到底是黑子还是他们的朋友?

39L
楼主身份扑朔迷离

40L(28L)
我突然非常想深入了解一下这对

41L
欢迎!

42L 掐指一算是大凶
to 30L 橘子皮?

43L
这两位好像认识的样子

44L 师娘师娘师娘的面
to 36L 我是他们的朋友,但我更倾向于黑他们。
to 42L 是我没错了

45L
天哪!我看标题进来,刚想那人结果发现是大佬!

46L 掐指一算是大凶
to 44L 你开了个帖子吐槽他们俩?

47L 师娘师娘师娘的面
to 45L 对,我非常生气

48L
启副发生了什么?

49L
今天齐八爷发了微博,可能是因为尹新月小姐吧,张日山不怎么高兴,就去酒吧了,大概是消愁去了吧。

50L
尹新月?是谁?

51L 掐指一算是大凶
to 陈舵主咋了?
尹小姐?跟她没什么关系啊,别瞎说

52L
“陈舵主”???
这个要慌,这个称号不是谁都有!

53L
天哪听到这个名字我已经害怕了

54L 本小姐才是总攻
尹新月怎么了???启副翻车不关她的事啊

55L
陈舵主,认识九门的人

56L
楼主马甲是不是掉了……而且掐指一算也有一股大佬的感觉……

57L
现在都传着说尹新月喜欢张启山
新cp启月

58L 师娘师娘师娘的面
九门传什么cp的都有
to 51L 他们俩闹别扭,结果让我去干张日山的活!要不是师傅让,我一拳一个张启山,一脚一个张日山。

59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拳一脚怪哈哈哈

60L
等等……楼主马甲正式掉了吧……

61L
陈皮陈舵主——??

62L
不是吧?也许是手下吧?

63L
那这个手下胆子有点大,敢叫陈舵主这条就够被陈皮枪毙两条街了

64L
to 58L 啊对,我记得我还吃过一段时间四副四呢

65L
四副四!!精了

66L
我吃过二四二

67L 师娘师娘师娘的面
卧槽,关我什么事?????

68L
哈哈哈哈哈哈这个马甲真的掉了陈舵主

69L
吓得打出那么多问号哈哈哈

70L
我的妈,真的是陈舵主???

71L
前排表白陈舵主!!
我要给舵主生猴子!

72L
我有点害怕陈舵主……

73L
随便吧,反正我的梦想是嫁给陈皮

74L
当务之急是拜见一下陈舵主啊!
LS住手我要陈舵主!

75L
刚看标题进来
老子的意大利————
————面呢!
给陈舵主顺顺牙缝er!

76L
LS真是没志气,这种黑贴贴主就要一巴掌————
————把想咬他的臭蚊子拍死在墙上!

77L
这么说我还举起我的M249————
————送陈舵主吃鸡呢!

78L
好了你们够了楼歪到哪去了!

79L 师娘师娘师娘的面
……其实我真的是想做一个认真的黑子

————TBC————

【启副】⊙听话

☆渣/小学文笔/
☆一个小短篇
☆OOC一定是我的锅/
——————————

七八岁的小孩脾气正倔。

比如说那时张启山就体会到了。

突然从自己身边跑走不说,还拿了不知道哪个陌生人给的糖葫芦。

“这个不能吃。”张启山耐心地说出了第三遍同样的话,“陌生人给的东西,是不能随便吃的。”

“但是那个姐姐一看就是好人,她给的糖葫芦也很甜!”小张日山嘟着嘴就是不想扔,仰着头争辩到。

——真让人头疼……啊,对了。

张启山脑中灵光一现,心里偷着邪笑了下,板紧脸说:“再不听话,就不许你跟着我了!”

果然,那孩子顿了一下,眼睛里霎时滋生出一丝慌乱,微红了眼眶,抓住张启山的袖子摇着,连忙说到:“启山哥!你别不要日山啊!我听话还不行吗!这个——”他看向手里的糖葫芦,扔到地上,“启山哥不让我吃,我就不吃了!而且、而且启山哥要是不要我了,以后谁帮你买糖,谁帮你晒衣服,谁帮你抓兔子吃,谁帮你打扫房间,谁帮你……谁帮你……”简单停顿思索了一下,“谁帮你铺被子啊!还有谁以后做你的小跟班!这些都是启山哥说只有我才能做的,启山哥要是不要我了,可就没人帮你做这些事了!”见张启山还是绷着脸,小张日山更用力地抓住张启山的袖子,好像下一秒张启山就要丢下他跑了似的,“日山知道错了,拜托了启山哥,我一定听话,再也不做启山哥不让干的事了,你别不要我,好不好啊!”

连珠炮一样的话让张启山愣了一下,随即就绷不住笑了,看张日山急得涨红了的脸,笑意更浓了。

蹲下抬手摸了摸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张启山弯了眼角。“好,好。”抹了小张日山眼角的湿润,“我可没说不要你啊。而且你说的那些买糖什么的,现在不都是我帮你做吗?我不可能不要不听话的日山,因为这些事还等着你长大给我做啊。”起身拉住小张日山的手往点心店走去,“所以以后要听话,不要跟陌生人说话,更不要吃他们给的吃的,知道了吗?”


“嗯!”小张日山边擦了把眼泪边用力点头,“我知道了。”说罢,他握紧了张启山的手,“我早就知道启山哥不要谁都不会不要我,因为——”

露出一个孩子天真的笑,“启山哥最喜欢我了!”

——————————————————————————————————————

两个人已经被困在山上两天,仅剩的食物都吃完了,身上也挂了彩。这时山下发射出信号弹,是亲兵赶过来了。


张日山腿受了伤,深可见骨,跑不快,张启山就要背他。

“副官,我背你下山吧。”


“佛爷,不用,真的。”张日山摆手到,腿上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疼,“我可以跟上您的。”


山上地形复杂,如果佛爷背着他,行动不便,很可能会摔倒。


“佛爷真的不用!”见张启山执意要背他,他又向后退,“您身上也有伤,就别背我了,很容易再受伤。我可以的。”


张启山也不说话,沉默时他的气场让几米外都感到压抑,一步步把张日山逼退,伸手就把他拉过来。


“佛爷——”张日山挣着想脱身,他觉得时刻都该是自己保护佛爷,让佛爷背什么的,真是太不符合他的职责。


“副官!”张启山紧锁着眉头喝到,锐利的眼神对上张日山,他自己倒是没什么大伤,但他知道张日山伤得不轻还在逞能,心里一阵火,“听话!”


“——”张日山吓得缩脖子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乖乖地趴在张启山背上了。


“以后伤的这么重就别逞强了,你可以依靠我。”张启山仍带着些许怒气的声音传来。


“是——”张日山条件反射地先答应后思考,感觉脸有些微热,张启山的背宽厚而坚实,让人安心。


成长夺走人很多,从东北迁到长沙,从张启山到张大佛爷,让张启山的眉角更锐利,嘴唇扬起的弧度越小,眼神中少了几分少年时的温柔,多了使人不寒而栗的冷酷。而张日山到张副官,卸去了小时的天真顽皮,努力让自己更加成熟稳重,才配与那人并排同行,护他左右。


有时候张日山会想,佛爷还记得小时候买糖葫芦的事情吗,然后就回忆起来以前的种种,但一会就被公务搅乱思绪,不自觉地工作去了。


公务繁忙,张日山只能在休息的时候,偷偷喜欢着佛爷。现在佛爷背着他,让他想起来小时候。


突然感觉,张启山其实一直都没变,才不是什么张大佛爷,就是他的启山哥。


——算了,听启山哥的话,就失职这一次吧。


张日山把全身重量都压在了张启山的背上,闭眼感受着张启山的温度,呼吸间嗅到他的气息。觉得就这么悄悄地喜欢张启山,其实也挺好。至少他永远是张启山独一无二的副官。


——有些话,果然要藏在心里。


谁都知道,不可一世的张副官,只在佛爷面前露出毫无防备的一面啊。

——毕竟,有些话说出来,就没意思了。不是吗?

【启副/友卯】 摆 渡 (半摆渡人AU)

☆本章启副。
☆不会对话

————————————————————————

part. 2
启  ·   告  别

“谁都感觉不到我,我果然是死了吧,这是什么,我的灵体?”灵魂自言自语到,说话还带着一点颤抖。

——哇,怎么可能?难道是那小子的转世?

——好像有可能。

按捺住心里的兴奋,郭得友甩了甩脑袋,把那个名字和那个人暂时甩出去。恢复之前迎接灵魂的标准微笑。

“是的,这位朋友,虽然很难以接受,但你已经死了,这是事实。”

说罢,伸出了手。

“初次见面,还望多多关照。我叫郭得友,是你的摆渡人。”

“……”灵魂有些犹豫,还是礼貌地握回去,“张日山。”

张日山擦了擦眼睛,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穿军装的男人,男人坐在床边,一直看着处于尸体状态已经一分钟了的张日山,手里攥着一个玉佩,一言不发。“摆渡人是什么?你要带我去哪?地狱?”

“不是。”郭得友靠在墙边,“准确的说,目前还不是。我会为你引路,到达彼岸,如果幸运的话,你就可以转世了。详情呢,我们边走边说。那我们就走吧?”

“请等一下,我想和佛爷……最后说几句话”张日山看着张启山,没有实体的灵魂,轻轻搂住了张启山,头靠在张启山的脖颈,如果他能感得到,一定会有被猫咪蹭着的轻痒。这个动作未免太过暧昧,所以只持续了五六秒左右,张日山放开了他,在他面前跪下。

眼神揉碎在一片温柔中,轻声道:“佛爷……我要走了。”

——他听不到的。

郭得友面无表情地看着,摆渡人的感情,都是被封印的。

“属下失职,不能再跟随佛爷了。但是能保护佛爷,是我的荣幸,您的荣光,是我要用生命去守护的。”

——……

“佛爷,最近天气凉,您不要穿单衣在外面思考了;文件都差不多批好了,放在我的桌上;新月饭店发来的邀请函我还没有给您,在我的抽屉里……我已经死了,您要再找一个比我优秀的副官,这样我才放心啊……”说了很多,但似乎都没有说到重点。

——真是的,他明明听不到。

然后,张日山垂着头站起来,攥紧拳头,嘴唇被咬得出了血。

重点来了。

“日山从来都不敢说。其实,佛爷。”他说到,“我喜欢您!”

那四个字几乎是喊出来,在尾音上却戛然而止。因为话音未落,张启山就猛地抬头,看向一片空气。

正是灵魂所在的地方。

——嚯……真是心有灵犀。

对上了张启山的视线,灵魂红透了脸。沉默的“对视”进行了三秒,张启山重新看向病床上的人儿,俯下身去。

“日山——”

“咔”

突然,眼前的一切开始碎裂,落在地上消失,瓷砖地板被一片土地代替,四周的墙也不见,变成一望无际的荒野。

这是在一秒内的改变。

张日山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后退一步摸向枪带——当然那里没有枪了。

“怎么回事?!佛爷呢???”张日山冲郭得友喊到。

“这个嘛,当然是你抒情太久,超时啦。”郭得友一摇一摆地走过来,“灵魂在现世停留的时间是有限的。”

无视张日山一脸“真是见了粽子”的惊讶表情,他继续说到:“那么,这位军爷,我们可以启程了。”

————————————————

——启山哥。

——启山哥。

——佛爷。

——佛爷。

脑子里都是张日山呼唤自己的声音,从小时候的奶声奶气,到长大了的铿锵有力,他就是喜欢张日山叫他。

就在刚刚,他坐在他的副官的病床边,心里忽然一阵颤抖,迫使他抬头,却什么都没看到。

心跳得越来越快,见四下无人,索性不再掩盖。

“日山。”他俯下身子,在张日山唇上留下淡淡的一吻,蜻蜓点水一般,“快醒来吧。”

——快醒来吧,不要死。

不可一世的九门之首,第一次祈祷到。